读项脊轩志

  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。

  是多久没有看到这句话了,没想到在最近一段时间在网易云音乐两次看到,说来缘分的确不浅了,却也不想居然已经想不起来这句话是什么时候学的了,大抵只能忆起文章的部分内容以及归有光这个人吧,但想来间心中总有涟漪泛滥,心涌起伏不定。

  幸有赖于百度,终得其全文,读至“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”句,不免心有戚戚,感时光荏苒,岁月悠悠。然心有动,泪涌于泉而止于眼,遂做无情念。大抵年纪尚幼,没有经历过诸般事情吧。但相信诸老读来必是心有所感,泫然泪下吧。突然想起霹雳中应无骞“成既成矣,谁人堪与”句是否可说,懂既懂矣,谁人堪与。

  26年间也读过诸多感人伤事的句子文章,列如东坡先生十年生死两茫茫,元好问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,陆游唐婉钗头凤诸般诸类,但说印象深刻感己至深者必属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。想来将它翻译成白话文读来就显得平白无味了,也许这也是古文之美吧。自己喜爱文字的原因吧。

  读罢此间,唯只愿“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”亦或天真岁月不可欺。

  附录:项脊轩,旧南阁子也。室仅方丈,可容一人居。百年老屋,尘泥渗(shèn)漉(lù),雨泽下注;每移案,顾视无可置者。又北向,不能得日,日过午已昏。 余稍为修葺(qì),使不上漏。前辟四窗,垣墙周庭,以当南日,日影反照,室始洞然。又杂植兰桂竹木于庭,旧时栏楯(shǔn),亦遂增胜。借书满架,偃 仰啸歌,冥然兀坐,万籁有声;而庭堦(阶)寂寂,小鸟时来啄食,人至不去。三五之夜,明月半墙,桂影斑驳,风移影动,珊珊可爱。

  然余居于此, 多可喜,亦多可悲。先是庭中通南北为一。迨(dài)诸父异爨(cuàn),内外多置小门,墙往往而是。东犬西吠,客逾(yú)庖(páo)而宴,鸡栖于 厅。庭中始为篱,已为墙,凡再变矣。家有老妪(yù), 尝居于此。妪,先大母婢也,乳二世,先妣(bǐ)抚之甚厚。室西连于中闺,先妣尝一至。妪每谓余(予)曰:“某所,而母立于兹。”妪又曰:“汝姊(zǐ) 在吾怀,呱呱(gū)而泣;娘以指叩门扉曰:‘儿寒乎?欲食乎?’吾从板外相为应答。”语未毕, 余泣,妪亦泣。余自束发,读书轩中,一日,大母过余曰:“吾儿,久不见若影,何竟日默默在此,大类女郎也?”比去,以手阖门,自语曰:“吾家读书久不效, 儿之成,则可待乎!”顷之,持一象笏(hù)至,曰:“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间执此以朝,他日汝当用之!”瞻顾遗迹,如在昨日,令人长号不自禁。

  轩东,故尝为厨,人往,从轩前过。余扃(jiōng)牖(yǒu)而居,久之,能以足音辨人。轩凡四遭火,得不焚,殆有神护者。

  项脊生曰:“蜀清守丹穴,利甲天下,其后秦皇帝筑女怀清台;刘玄德与曹操争天下,诸葛孔明起陇中。方二人之昧昧于一隅也,世何足以知之,余区区处败屋中,方扬眉、瞬目,谓有奇景。人知之者,其谓与坎井之蛙何异?”

  余既为此志,后五年,吾妻来归,时至轩中,从余问古事,或凭几学书。 吾妻归宁,述诸小妹语曰:“闻姊家有阁子,且何谓阁子也?”其后六年,吾妻死,室坏不修。其后二年,余久卧病无聊,乃使人复葺南阁子,其制稍异于前。然自 后余多在外,不常居。

  庭有枇杷树,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,今已亭亭如盖矣。

  ————归有光 《项脊轩志

项脊轩志
分享
Music